【信白】诗已成封

      “狐妖,你有什么愿望吗?”孟婆站在奈何桥边,把孟婆汤递给他。
他摇了摇头,将碗中的汤一饮而尽。


         蚩尤战败,青丘狐族只剩下了他。他望着被族人鲜血浸染的青丘,坐在已被破的结界外等着蛟族的出现。

         那么久不见,那家伙定已化龙了吧。
         他坐了六天,终于看到一个白色身影慢慢朝这边靠近。

          他明白他早已受伤,无力与那人一战,便靠在已经枯死的灵树上等待死亡的到来。他嗅到了蛟族的气息向他靠近,睁眼便见枪尖已指向他的咽喉。

        “狐狸,我来取你性命。”
         多年不见,第一句话便是死亡通牒。
         他用手拨开枪尖,昂起头,扯出昔日里他最不羁放浪的笑容,道:“你可知要让我死要取我几条性命?”
        “上次见你是四百年前,此时你定已九尾。”

         九尾之狐有九命,要杀死他,便是要等他复活八次,用九枪刺他九次。
         “李白,把剑拿好,我们战最后一次。”
         “好,最后一次……”
         他召出青莲剑将它握在手中,或许这真的是他最后一次握住这把剑,最后一次青莲剑歌斩向敌人,也是最后一次与自己的挚友过招,但最后的结果不是输赢,而是生死。

          青莲剑歌被破,剑被一枪挑飞,躺在远处。
          “最后一场,我输了。”他看着面前提着枪的白龙,看着他此时的神情,却再读不出那神情所表达的意思。
         “为什么要站在蚩尤那一边,你们应该明白他不会赢!”
        “因为我是妖啊。”
        “可我们蛟族也是!”
        “你闭嘴!韩信!你以为我们狐族跟着黄帝就安全了吗?我们不像你们是可以化龙的祥物!你想想白泽的下场!到最后我们的下场都是一样的!”
        他想起自己族人被屠戮血洗青丘,见到他们眼中的绝望。他还是不甘心,为何天地孕育出青丘一族,却又要因为人类的存在将他们赶尽杀绝。
        他颤抖着,悲痛与愤怒交织着。白龙的枪从他胸前穿过,紫蓝色的双眸灰暗下去。等待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他计算着韩信的枪刺向他的次数。他从死亡到复活的间隔从一天慢慢增至一月。他感受着长枪刺过胸膛的绝望,感受着死亡的冰冷与黑暗,却感受不到复活那一瞬的温暖。
        第八次了……
        他身上沾满了血污,他再次闭上眼睛,恍惚间他看见韩信放下了枪,躺在他身边。

        李白睁开眼睛,眼前却不是荒败的青丘。
        “醒了?”韩信坐在一旁的树下,见他醒了便拿出两个果子抛给他。
         他没有多想,啃了一口后却愣住了。
         “青丘的果子……”
         “最后两个,吃完就没了。”
           也是,斩草除根,是个人都懂。
           李白拿了个石头,在上面刻了字,扔进湖内。
         “还有一条命,你不来取吗?”他放出最后一条狐尾,在韩信面前挑衅般的晃了晃。
           韩信冷笑一声,抓住他的尾巴扯了扯。又疼又麻的感觉让李白抽回尾巴就往韩信脸上拍了一下。
         “啧,你尾巴还真结实,留着你的这条尾巴吧,当你欠我的。”
          “你还欠我八条命呢,什么时候还我?”李白撇了撇嘴。
           韩信笑了笑,道:“你再修个一千年,不又有九条命了?”
           李白朝韩信扔了块石头,道:“你拿了我的妖丹,以为修回来有那么容易吗?我跟你说我那八条命至少要花两倍的时间才能再修回来!”
         “没有妖丹哪个傻子会信你死了?”
           李白一时语塞,良久他才开口问道:“你当时没有杀我的意思?”
         韩信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李白,道:“我要杀你何必九枪?用法器强行将妖丹取出直接让你灰飞烟灭就好了,还要那么麻烦做甚?”
         “不想我死你就不能刺的有技术一点!血还乱溅!你故意的吧!”李白又是一脚,踹在韩信腿上。
         “嘶――”韩信揉了揉腿道,“一枪过去怎么可能不疼!再说衣服不是给你换上了吗?”
         “嗯?”李白一听,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衣服,好像确实不是自己的。
         “这衣服是你的吧……”
          韩信点头。
          “真丑……”
          韩信大怒:“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把你打趴下然后把你衣服扒了?”
        “来啊你狐爷爷我不怕……”李白话刚出口就后悔了。他现在的修为跟韩信差了八百年,哪里打的过韩信。
         看着韩信不怀好意地一步步逼近,李白心里虚着,但嘴上却还不肯消停。
        “我跟你说你再过来就是我孙子!”
        “诶!你还过来!龙崽子!喂!”
        “……”
        “韩信你下手到是轻点啊!疼!你是不是欺负我现在动不了你!我……”
         韩信摸到李白尾巴又是一扯。
       “李太白你给你龙爷爷闭嘴!”

       “嘶――韩信你能不能轻一点!疼死你老子了!”
        李白揉了揉被打伤的脸,想到昨天韩信下手每个轻重,心里那个憋屈。这条龙跟一只修为掉了八百年的狐狸计较个啥?
        韩信看着李白脸上憋屈的神情,笑出了声,上药的力道又没控制住,引来李白的骂声。
       “喂,以后我要去哪?以我这剩下的两百年修为,出去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李白拿树枝戳了戳韩信。
        “那你以后跟着你龙爷爷混啊,当个宠物不挺好的?”韩信把树枝抽走,拿在手里耍了两下又继续道,“包吃包住,不怕追杀,怎么样?不考虑一下吗?”
        “滚!”李白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

        到最后,李白还是跟着韩信走了。后来人们就看着韩信带着只白色的狐狸,就是不让人动,说是白狐胸的很,咬人要见血。
        韩信扯了扯李白的尾巴,道:“你要庆幸你们在修为到达五百年前长的跟普通狐狸还是差不多的,就是白狐可不多见,不过好歹是有的,不然我可保不住你。”
        李白晃了晃脑袋,道:“龙崽子,别老扯你狐爷爷的尾巴不放,等我把尾巴弄回来你就等着哭吧。”
        “哦?是吗?”韩信抓住李白的颈毛,把李白拎到半空。李白不敢化形,只能挥挥爪子扑腾两下,根本够不着韩信。
        后来韩信就看着这只狐狸天天跑去别人那里捣乱,等他来收烂摊子。
        再后来韩信就断了李白三天的肉。
        妈的韩信!你以后就拿你的龙肉来补偿你狐爷爷吧!李白咬牙切齿地在一边看着韩信大快朵颐。

        李白要长出第二条尾巴的时候,韩信就一步不离地跟着李白。
      “你老盯着我干什么?”李白窝在角落,不想动弹。
        韩信作死一般地拨弄着李白的尾巴,道:“我很好奇你们狐族的尾巴是怎么长出来的 。”
        “切!”李白抖了抖尾巴,道,“我长尾巴你还是不要看的好,别吓到你。”
        “是吗……我什么都见过,还怕这个不成?”
         “懒得理你!”李白扭头,换了个姿势继续窝着。
         见李白这个样子,韩信摸了摸下巴,想着李白那么不想让他见到他长尾巴的样子,心中更是好奇。想着其中必定有特殊原因,而且只是长条尾巴而已,看一看又不会掉块肉。李白不让他看,他偏要看。
       当天晚上,李白遍进入状态,把韩信从房里轰了出去。重新化为人身,凝聚修为等待第二条尾巴的出现。
        门外的韩信隐了身直接位移进了房间里。
        李白正凝神,可却被另一种气息打扰,在第二条尾巴幻化出现的瞬间,就被尾巴包裹住。待韩信回过神之后,李白已变成了孩童的模样。
       “韩重言你给我去死吧!”李白跳到韩信身上,用指甲挠破了他的脖子,本想用头再磕一下韩信的鼻子,但韩信一低头,李白的额头就磕在了韩信的龙角上。
        韩信可是千年白龙,不像刚刚出生的小蛟龙,角还是肉肉的软软的,撞上去可比撞了石头还疼。李白额头上当即起了个大包,疼的他龇牙咧嘴的,但却依旧不肯消停,嘴里仍是不停地骂着韩信,一边用着两条蓬松的尾巴扇着韩信。
       他扇的力度很大,带起一阵风。但可能是幼年体的原因,所以韩信只觉得不疼不痒。两片毛茸茸的尾巴拂过脸颊,倒还挺舒服。
       还没他多享受一会儿,李白便扑到他脸上,狠狠咬了一口。咬出一个圆圆的红印子。韩信吸了口凉气,抓住李白的尾巴把他倒着拎了起来。
       “狐狸你反了!”韩信揉了揉自己的脸,瞪着李白。
        “我让你滚出去你干嘛回来打扰我!还好只是变成这样!要是严重点,我直接送你见阎王!”李白朝韩信吼道,但声音软软的,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韩信把他丢在床上,拿被子蒙在他头上,然后轻笑一声:“把衣服穿上再来打架,不然别人以为我是个禽兽,连这么个小狐狸都碰。”
       李白不屑,抖抖耳朵把衣服变小了穿上,然后拍了拍袖子,道:“你们龙族品味都那么差吗?连件好看点的衣服都没有,亏小爷我还穿了那么久这么丑的衣服……”
       “嫌丑别穿自己变一套出来。”韩信作势要来扒他衣服,李白忙跑到角落,扯了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要不是你刺我八枪,我至于穿成这样吗!就是丑!丑哭了!”李白变小之后,性子似乎也任性了许多,量韩信也不敢动手,就裹着被子在那里撒泼打滚。
       但韩信却像被触了逆鳞一般,厉声道:“若不是那几枪,我也保不住你!你当我真的忍心刺你那几枪么!”韩信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他是真不忍心。
        他拿着那把沉重的龙枪,一遍一遍地刺过李白的胸膛,又一边一边地在煎熬中等待李白复活。李白的血染红了枪尖。从不沾染血迹的银白枪尖被那只狐狸的血染的狰狞。他不敢去擦拭李白脸上的血迹,是他动的手,把李白伤成这样的人是自己。
        李白不知道,在自己睁开双眼等待韩信的下一枪时,韩信握枪的手是颤抖的。韩信计算着李白每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刻。他等待着,颤抖着,煎熬着。他看见李白睁开的蓝紫色眼眸再无光亮,原本那么漂亮的跃动着光彩的眼睛被灰暗填满。他在想什么?心中是愤怒是仇恨还是无助……韩信不知道,也不敢知道。他想保住李白,仅此而已。
       也许他对李白的感情早不是挚友。他小心地把那份感情收起,控制着颤抖的双手,一次又一次地提枪往李白身上刺去,又用着沾了血的双手取出李白的妖丹,递给了那个下令屠尽青丘的人。
        他就这么守着,在李白身边讲着他不敢对李白说的话。他终于动手一点一点地拭去李白身上的血污,褪去那身沾满了血迹与仇恨的衣物,套上了属于他的衣袍。他希望那只狐狸能好好地待在他身边,他希望那只狐狸能永远属于他。
       他抱着没有多少温度的李白,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讲着李白未曾听过的话。
        他在李白周围设了结界,跑到荒芜的青丘,找着李白最喜欢的果子,小心翼翼地带回来。看着李白苏醒的日子将近,又小心地拉开两人的距离。
       他站在树下,看到李白长长的眼睫轻轻地颤动,藏在下面的眼睛带着惊讶,看着四周的景物和手里的果子。听见他带着失落和迷茫的语气问他为何还不取他性命。
        他还记得他当时不自觉地抓住李白尾巴时手上的触感,那么的不真实,似乎触碰过了就会上瘾。
       但你为什么就是不懂呢,狐狸?
      
       
     
          

          

评论(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