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花】惊喜、误会跟你

现代paro
故事发生在花花跟铠同居后
女孩子谈了恋爱都多愁善感(x)
是甜的
十分短小
不管怎么写还是觉得有些草率x嗝

花木兰看着坐在桌旁吃着早餐的铠,不知为何,心里的火气就是压不下去。
本来铠这段时间就忙,有时甚至连晚餐的点都赶不上。平日里两人除了工作时间外都如胶似漆的,但最近铠又把工作带回家中处理,就连交流的时间都少了许多。
昨天是周末,花木兰原本跟铠说好要放下工作多陪她一会儿。昨晚九点左右,花木兰本来是要跟铠一起打游戏的,只不过是去个厕所的功夫,铠居然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着铠带着疲惫的面容,花木兰有些心疼,但又有些莫名的失落――在一起那么久了,铠从未像这段时间一样整个人扎进工作中。她也说不出来是哪不对,虽然铠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过失,可她就是不舒服。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难受过了。
她趴在一旁,抬起手抚平铠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望着铠的睡颜发了会儿呆,接着起身拿了条毯子盖在他身上。
关上房门跟灯,花木兰独自一人躺在本属于两个人的大床上。床单跟枕套刚换过,还留着洗涤剂的香味,身旁少了一个人,连觉都睡不安宁。
她明白自己不是个矫情的人,只是铠的出现改变了她原本的生活习惯,她开始习惯两个人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她深陷于此,宛若陷入爱情的甜蜜沼泽,从别人面前的大姐大再到现在会在心上人面前撒撒娇的小女生,花木兰也不知道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自己到底变了多少。
心底,空落落的……
早上铠照常做好早餐,花木兰洗漱完之后铠就已经坐在那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电脑里的文件了。
心火烧断了花木兰心中名为理智的那根线,她走到铠身旁,“啪”地合上了铠的电脑。
花木兰的突然发难令铠有些无所适从,他想开口询问,但看到花木兰脸上的愠色后又变得笨拙起来,话到嘴边只变成了“怎么了”三个字。
花木兰看着坐在椅子上一脸懵逼的铠,突然不知该如何发作,只能收回放在铠电脑上的手,道:“没怎么。”连早餐都没动就拿上外套出门了。
铠也没跟着跑出门,他心里想着,或许让花木兰冷静一下再谈谈会好一点。于是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又发了条消息给百里守约,让他带给他弟弟带送吃的时候顺便捎些给花木兰。
他一接触到“爱”这种东西便容易不知所措,用笨拙的方法笨拙地回应,再用笨拙的自己陪着笨拙的爱人。
这种情况他几乎从未遇到。
无奈之下,他用午休的时间给妹妹露娜发了求助的信息,或许女孩子会更了解女孩子呢。
而露娜的意思就是让铠多陪着花木兰,但他最近有计划,时间怕是真的不好抽。
铠在头疼,花木兰也有些心不在焉。办公室课间来问题目的学生来一批走一批,他们都觉得平时活泼又善解人意的花老师今天不太爱搭理人,解答问题时也没什么精神。
百里守约把面包跟牛奶放在花木兰桌上,道:“铠说你今早没吃早餐,怎么了吗?”他的印象里,花木兰跟铠在一起之后就被铠监督着吃早餐,百里守约很少见到花木兰这种状态,不免有些担心。
“没事,就是心里不太舒服。”花木兰拆开面包的包装袋,狠狠地咬了一口,就像是咬在某个惹她不快的人的肉上。
看着她三口做两口地把面包塞进嘴里的样子,百里守约觉得这两口子怕是真的起了什么矛盾。他想尝试着去安慰一下花木兰,但是花木兰不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真是愁死人。
花木兰把面包跟牛奶装进肚子里之后,觉得更委屈了,铠甚至都不拦一下她,竟然就这么放她出门了。
时间能消耗一些怒火,却也会让人在消退的怒火中逐渐感到悲伤。
或许铠开始厌烦她了?花木兰不禁这么想,心像是被拧了一把,生疼。
傍晚下班回家路上,花木兰看见路上一对情侣牵着手走着,更觉得不是滋味。
从前她跟铠的下班之路也是这么走的,铠开始加班之后,她身边就只剩下装着书跟钥匙的包。
她知道加班加点总是难免的,可铠跟她在一起那么久,加班的时段她几乎摸得出来。最近的连轴转是不是不太对?
她有些不敢往下想,可在她拒绝往这方面思考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旁边――苏烈,跟铠一个部门的同事。
苏烈见着她,停下来跟她打招呼。花木兰勉强露出微笑,询问道:“你们公司最近是要加班吗?”
苏烈愣了一下,道:“不是啊,你在问铠吧,他最近特别积极,似乎每天都留在办公室里面,走的也挺晚。”
花木兰“哦”了一声,她知道苏烈不会骗她,只是那种慌乱的情绪已经抑制不住地在她心里生长了。
“是吗,那平时帮我多照顾他一下,谢谢啦”花木兰对苏烈挥了挥手,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夕阳的余晖打在她身上,染上一层橘红色的忧虑,在恍惚间她走到了一座桥上――那是她与铠相遇的地方。
缘分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相遇,再慢慢相知相爱。它将两个人绑在一起,让两个人幸福,又让两个人尝到痛苦的味道。
她慢慢回忆起她与铠的点点滴滴,但越是想那些开心的事情,就觉得愈发苦涩。
鼻子竟有些发酸。
花木兰揉了揉鼻子,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问铠晚上在不在家吃。收到的回复仍是这段时间最多的“今晚就不会来吃了”的语句,甚至连安慰都没有。
今晚干脆就不吃好了,反正也没胃口。

办公室里,铠结束了今天的工作,电脑旁是花木兰跟他的合照。
还记得刚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傻女孩因为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亲手做了一个小熊给他。丑丑的,但他一直都把那个长的像猪的小熊放在办公室桌面上的照片旁。
过完这段时间就能给她一个惊喜了,铠想着,手指轻擦过照片中笑得灿烂的粉色头发的女孩的脸。
回家路上他还给花木兰买了她最爱吃的甜点,他带着过了一天了花木兰心情应该平复些了的侥幸打开了门。
屋内一片狼藉,沙发上的抱枕躺在了地上,旁边还散落着不少纸团。
他冲到房间里,灯没开,花木兰正坐在墙角翻着手机。手机的光照在她脸上,原本就白皙的脸如今看上去更加苍白,眼角还有来不及褪去的红色。
花木兰见他来了,也不抬头,只是滑着手机屏幕,不时点几下屏幕。
铠开了灯,小心翼翼地走到她身边,慢慢蹲下,揉了揉她的头。“怎么了?”他问道。
花木兰没有说话,只是抱住了他。铠感觉到花木兰抱住他的手臂收的越来越紧,她的肩膀在抽动,泪水已经沾湿了铠的衬衫。
“你们最近不用加班的对吧?”花木兰慢慢抬起头,“我问过苏烈了……”
“是。”铠点了点头,“只是我自己给自己加的工作。”
听了铠的回答,花木兰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道:“所以你就这样一直用这个做借口……”做借口不回来,其实是开始厌倦我了吗?
她多想听到一个否定的答案,可铠却点了点头。
“你骗我……”她松开了手,将散下来的几缕头发撩到耳后,扶着墙站起来,转身就走。铠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回自己怀里。
铠抱着她,像安慰小孩子一样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背,道:“我不是想骗你,我有想做的事情。我想早些做完手上的工作,早些娶你,带你去北方,去我家乡看看。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只是没想到……”
只是没想到你会难过。
铠有些沮丧,他虽然知道花木兰可能会有些不开心,但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原谅我好吗?”铠在她耳边轻声询问,话音中带着丝颤抖,像是犯了错的孩子担心收到惩罚一般。
下一秒,花木兰撑着他的肩离开了他的怀抱,在他开始失落的那瞬间,花木兰柔软的唇瓣触碰到了他的嘴唇上。
仅仅是蜻蜓点水一样的吻,却再次温暖了那颗失落的心。
“虽然我很期待那个惊喜,但是比起惊喜我更喜欢你的陪伴。”花木兰的手环上了铠的脖子,“这次我真的生气了,这两天你要好好哄我,不许‘加班’了。”
她故作生气,脸颊微微鼓起。铠不禁笑出声,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腮帮子,道:“好,下次不会了,乖。地板凉,我们先起来。”铠说着将花木兰抱到床上,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我去给你拿吃的,你之前一直喜欢吃的蛋糕,我今天刚好经过那家店,给你带回来了。”
知道铠每天晚回家是想给自己惊喜,又想到铠给自己带了喜欢吃的东西,花木兰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笑容也不自觉的绽放在脸上。
铠拿着蛋糕回到房间时看见抱着枕头笑的一脸幸福的花木兰,眼神变得更加温柔。
惊喜是你的,甜点也是你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而你的笑属于我。

评论(4)
热度(25)